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熟女情怀的归属】【1~26章】【完结】
【熟女情怀的归属】【作者:aa1456】【未删节1--26章全本

  【内容节选】      

          我硬挺挺的阴茎贴着她,在她那丰满的小腹上揉移着,她一阵阵的急促喘息着,丰满的臀部开始前后扭动,用她柔滑的小腹挤压着我的阴茎。我一只手依然抓着两个手腕,把它们举在她的头顶,让她好像被提在空中一样,身体紧紧贴着她,顺着她臀部的动作一起挪动。另一只手沿着她背部的曲线,从她的小蛮腰慢慢向下抚摸着,一直摸到了她丰满的臀,手掌满满的握住,她半片臀上丰满的肉,轻轻的上下扯动起来。我知道,这样扯动,会把她分开站着两腿间的肌肤也牵动起来,果然她被吻着的嘴里马上发出了一声近乎颤抖的声音,脚尖开始踮起来,把臀部向前向前一下一下的抬着。我的手向前移到她腰侧,然后顺着腹股沟向她两腿间一下子滑入,发现那里已经是湿漉漉的,大腿根部都被沾湿了一大片,我用整个手掌心贴住温软湿润的两片阴唇,然后抚摸她的两腿中间。她被堵着的嘴里又是几声长长的呻吟,身体扭动得更厉害,被高高举起按在墙上的手也开始扭动起来,似乎想挣脱束缚。我用手指拨开了两腿间的两片柔软湿润的阴唇,挪动身体把粗壮的阴茎抵住已经湿湿的小阴唇,轻轻的问她:“想要吗?”她近乎呻吟的说:“一个星期没来了 ”“好急喔?”“好 想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将阴茎向上重重一顶,插向她的两腿中间,把已胀大的阴茎猛一下,插进了她温热湿润的阴道口外,顶住了两片阴唇。两腿中间突然被猛的插进了一根坚硬的阴茎,顿时,她一下子被插得扭动着头急促的“啊!”喊叫了一声。

  我不等她有反应的时间,把阴茎抽出一些,又再猛的一下全部插进了两腿间的深处,直到阴茎的根部,紧紧抵在那两片被粗大阴茎撑开的阴唇上。“啊 ”她被这一下插得的嘴里失声长长的颤抖叫了起来。然后我开始一次次向上,顶到她温热湿润的阴道口。随着一次次阴茎的冲撞顶住,她被冲击得背脊紧贴在墙上,整个身体由下往上耸动着。这时再慢慢的将龟头插入那湿湿滑滑的阴道里随着粗大阴茎在她阴户里抽动的节奏,她被我吻着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声颤抖含糊不清的呻吟声。阴茎被她的阴道紧紧包裹着,她那里温热、湿软又很紧,这感觉让我越来越快的将阴茎在她的两腿间,一下一下的深深插入和拔出,同时把蒙着她头的衬衣脱掉,放开她的手。我看着她如丝的眼睛,微启的红唇,一只手去握住了她在上下跳动的乳房,只觉得一手满满的温软,那涨满我手掌的肉似乎被握得要从指缝里挤出来一般,顿时心中一荡,于是搓揉起这柔软又有弹性的乳房来。另一只手在她后面,抓住了她丰腴的臀拉动着,把她两腿间,嫩嫩的肌肤牵扯得动起来,前后摩擦着我在她阴道里抽插的阴茎。她承受着热热的、坚硬的阴茎在腿间插进抽出。从阴道口流出的水开始越来越多,叉开张着的两腿根部,被插进抽出的动作,带出来的淫水弄湿了一片,使阴茎在抽动的时候发出了“扑哧、扑哧”的声音。她的面腮和身体渐渐泛起了一片桃红色,嘴唇张开大声喘息着,嘴里一声接一声越来越快的发出了“啊 啊 啊 ”的呻吟。不一会,突然她双手紧紧的搂住我,颤抖着喊了一声:“啊 要不行了 要来了 啊啊 ”然后两条站着的大腿肌肉一阵阵激烈的颤抖起来。淫水沾湿了整根硬挺挺的阴茎。

  我用双手提起了她的两条大腿,将她的身体悬在空中,让她的阴道正对着我昂起的阴茎,再把粗壮的阴茎猛的向上用力插进她的阴道深处,开始加快了阴茎对她的冲击,把粗涨的阴茎,一次次、重重的,直插进她的阴道里面,深深的顶在她子宫深处。随着我的阴茎在她体内越来越剧烈的抽插,她的两条腿突然猛的交缠在我身后盘住我,大腿紧紧箍着我的腰,她的脚跟用力的将我向她身体勾去,把我那粗涨坚硬的阴茎深深的推挤进自己的阴道里。两片阴唇紧紧的吸住阴茎而没有一丝丝的放松。我已经感觉到她那柔软湿润包裹着阴茎的阴道,猛然开始抽搐起来,她的嘴里“啊 ”的一声,发出了长长颤抖的呻吟,被我端在空中的身体也一下子绷紧着,使劲向后仰去,胸前乳房挺了起来。整个人同时随着她两腿深处那阵抽搐,没有节奏的时快时慢,一阵阵的颤抖起来。  

    正文人物介绍:

  男主角:傅大伟,大学4年级。

  生父:傅靖平母:穆容怡。

  女主角:沈曼妮,跨国平面广告设计即摄影美学公司负责人,男主角称其谓为小妈,实际上未嫁给其父,现龄32岁。

  女配角:雪子女主角沈曼妮的贴身秘书、日本女性、和女主角为同性恋伴侣,现龄28岁。

  男配角:福伯、60岁、公司司机。

  正文第01章

  我看着经济舱前面的大银幕,上面是飞机正缓缓靠近跑道的画面,但是实际上飞机正用着一不小心就会撞毁的高速朝向地面飞去。经过短短几秒的不适和强大的惯性作用后,飞机平安的降落在桃园国际机场。但是早已习惯飞行的我依旧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想想和大伟分开4年,一人前往美国纽约处理公司事务,一待就是4年,是不是太狠心了--但是不如此,靖哥的公司业务不能上轨道,再来就是大伟对我这个小妈特殊情感的表达方式,既是亲情又脱离不了感情的纠葛,为了大伟正常的生活,只好自私的只身独往美国。

  小妈、小妈我在这,在入境大厅大伟旁若无人似的叫着,我看到充满热情的大伟挥舞着手臂,他的眼睛湿润了起来用充满感情的眼睛看着我,我驱向前去,不禁也泪光闪闪、两人相互的拥抱着。他两手环抱着我的腰,虽然我有168的身高,但在他178的身高下,我确实是矮了一截,小妈你哭了,他用两手拇指替我擦掉了眼泪。你自己也是眼睛红红湿湿的,他勉强忍住眼泪不往下掉,拿着我的行李说:先上车吧,一切回到家再说。我问:“福伯呢?我不是请他来接机吗?”“是我叫他不要来的,因为这是我们的日子,有好多话要说,我希望只有我们自己俩。”我听他如此说,情识上感到安慰,毕竟小妈是第一位,但情欲上感到惶恐,因为分开4年,他竟然还是对我有着另外一层的特殊情感,这情感并没有因为这4年的分开而有所改变。他的耐心堪称是一绝。

  从机场回到三峡的家不过是短短的几十分钟,一路上有说有笑,再看看路边景色和4年前一样没多大改变,想想去美国时是一种小白兔乱闯森林不安的感觉,回来又是一种期待但又怕受伤害的双重矛盾的思绪。期待的是大伟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如学业、感情、健康都能美好的发展,才不会辜负他父母当初栽培我如自己的女儿,这浩浩的大恩大德真是无以回报,但我又担心自己的感情不能控制而伤害了大伟。

  车子往三峡的内山呼啸而过来到了家门口,家是外表不起眼的二楼三的透天厝,室内一共120坪大。因大伟只身在台,为了避免无谓的骚扰和麻烦,所以只有装潢内部,里面真的可以说是豪宅,全部都是最尖端的电脑设备。大伟用摇控器开启了铁门,车子缓缓驶入地下室大伟拖着行李带我往一楼走,“小妈,客厅我没什么改变,走,到你的房间。”他高兴的抱着行李三步并两步的往二楼跑,开启了房门,我有种进门情怯的感觉,因为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这房间发生的,进了房间仿佛到了时光隧道,过去发生的种种像电影般的历历在眼前,正当我思绪惊讶时,他叫了小妈、小妈,把我从过去拉回了现在,大伟放下行李对我说,“你看,你的房间装潢和摆设我都没变,我只改过了浴室,我带你去看。”

  浴室门一开,我惊讶了,映入眼帘的是,至少有15坪大的浴室,里面有一个如双人床般大小的按摩浴缸。“这里,小妈这里我还帮你做了一个整套的多媒体设备,方便你一边洗澡一边编排广告,那边是淋浴间。”他喜孜孜的一直告诉我,这边这边、那边那边、做了些微的改变,都是为了我在一年前他自己的设计。

  我喜极而泣地对他说,“你真是细心,想的这么多的体贴设备。”正当我情绪还没回复正常被这些体贴入微的设计所吸引时,他两手环腰抱住我说,“小妈,为了你,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说完用嘴唇吻干我的眼泪,我一时惊讶没阻止他的举动,当他两手缓缓移到我的臀部时,我全身发烫,脸部泛红,我虽有情欲上的感动,但理智却使我有技巧的对他说,“对了,我拨个电话给福伯告诉他我已经平安的到家了,免得他担心。”“好啊,那我先回房间洗澡,小妈你也洗一洗,待会我们出去吃饭。”“好啊。”

  大伟走后,我思绪上还是无法清净,带着东一块西一块的过去种种的拼图,毫无头绪的整理着两箱贴身衣物,又不知何时如何的在如此硕大的浴缸泡澡,想着过去在这,我和大伟的爹地靖哥恩爱的情景,只有如此,情绪上的平静,心灵和身体才能和谐的回复到正常。我告诉自己,这一回一定要用智慧处理一切的问题,不再逃避,因为再也没有回头来过的机会给我了,唯有理和事的圆融,才是究竟啊,想着想着情绪上宽慰了许多,这时才又认真的看看自己。莲蓬头的热水再有弹性雪白的身上流了下去。而这有如琢磨过的身材留有适当的脂肪,淋浴的水被弹了回来只留下了少许的水珠。苗条的裸体每一部份都那样的光滑、细致。

  是因为腰的位置高,两条腿修长的关系,所以身材显得那样的凹凸有致。乳房虽不大但却有漂亮的坚挺形状。而34岁成熟美妙的身材已有4年没有接触过异性的体会了,这时才又开始有了圆润和柔软的变化。手指不经意的摸到这里时却突然产生了强烈的热感。“啊 啊 唔 嗯 ”手指自然的揉搓其中一片充血的内阴唇。我已经忘记泡澡而沉迷在一时冲动的手淫世界里。我用左手拿起莲蓬头,改用右手指捏住一片已经充血的内阴唇用力的揉搓着。快感的火焰从腰部到达了后背,然后冲向脑门。咬紧牙关忍受着即将爆炸的快感。已经忘记一切,一面发出快感的呻吟声一面完全的投入在手指间所带来的另一种高潮。

  以前从来没有手淫的经验。可是自从去了美国除了和雪子互相慰藉以外,就是偶尔要靠手淫来解决自己的欲火。毕竟我也是有着情欲的正常女人。这时才又很仔细的看看自己。有一对玲珑剔透、嫣红诱人、娇小可爱的红晕乳头含娇带怯、羞羞答答的娇傲挺立。那一对娇小可爱的柔嫩乳头旁有一圈淡淡的嫣红的乳晕妩媚可爱,犹如一圈皎洁的月晕围绕在乳头周围,盈盈一握、娇软纤柔的如织细腰,给人一种意欲拥之入怀轻怜蜜爱的柔美感。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细白柔软丰盈的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肥美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玲珑细小的两片阴唇色呈粉红,成半开状,两片微隆的嫩肉,中间夹着鲜润诱人的细缝,如同左右门神般护卫着柔弱的阴部。

  在高潮过后起身擦干了我自己都引以为傲的身体,从读大学起自己就几乎每日不间断运动,如慢跑我可以长跑40公里、瑜伽、及自行车非达到汗流满身不可、甚至有时身体被风吹干后留下的是一颗一颗的盐粒,我相信只有运动才能保持思绪清新。再来穿上我都一直热衷于CK的品牌内衣裤,配上一袭黑天鹅长裙包裹着健美丰腴而有弹性的身躯,平日披散在脑后的如黑瀑布般的秀发在头挽成一个别致的发髻,露出修长的、象牙般洁白的脖颈,再喷上CK淡淡的香精,唯有这样的妆扮才是名副其实的小妈。

  这时刚好大伟也在门口叫着:“小妈好了吗?”“好了,你进来吧!”“哇,小妈,今晚你的身上所体现的是最女人的一面,是那种让所有的男人都怦然心动的惊心动魄的美。”我被他夸赞的红着脸笑着说:“你别挖苦小妈了,我都已经老了,还什么美不美的,请问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吃饭啦?”“我当然要带你到最高级的饭店去吃丰盛的晚餐,我要让全天下的男人都羡慕我,我要让他们的眼睛的焦点都对准你,”

  在他还要继续说下去时,我赶紧捂住他的嘴,“别说了!”此时的动作造成他的惊讶,几秒钟的时间他回过神说:“小妈你的手和以前一样好嫩,好滑都没变耶。”听到他如此说,我羞红着脸赶忙把手抽回对他说:“大伟,别到饭店了好不好,我们到就近的土鸡城去吃就好了,小妈现在还有时差,胃口不大,况且刚刚和福伯约好明天九点他来载我去公司,我想早点回来睡。”好啊,他满脸开朗笑着说,他就是有如这般像他爹地体贴的心思,从不勉强的为人着想,说完,搂着我的腰往车库走。坐在他的车里,一路上我不时地偷偷的瞟着他开车的样子,他身材很高大,也很注意外表修饰,眼睛里总是闪烁出明亮的目光。根本不像他这个年纪所应该有的特质,一副很成熟超龄的打扮,是我让他变成这样吗?

  车很快到了就近的土鸡城,我们点了一些些的菜,因为时差吃不下,所以吃的少。席间谈话内容都是他读高中、国中、甚至是小学我照顾他的种种,我看看时间也是晚上九点了,我说:“我们回去吧!”“好啊!”他付了钱,我们开车往回程走,在半路时,他停下车说:“小妈,你要不要在这边看一下夜景,这边的夜景不输阳明山。”为了不扫他的兴,我和他下了车,靠在车门边欣赏着三峡市内的夜景。

  夜深了,燥热的南风把这个都市吹拂得格外怡人。我注目远望,寂静的街头依然灯火辉煌,似乎在挣扎着这个城市的繁华,然而我对此毫无情趣,城市再繁华也只是一种生存的物质环境,它无法代替或是填补我内心的失落和空虚。或许是时差问题吧!所以心境不同。“小妈,这次回来要住多久,不要我睡醒了,你已经在飞机上了。”说完,他流下了男孩子的眼泪,毕竟,在我眼里他还是个大孩子,是我从他10岁带到考上大学才离开的孩子,“小妈,你那时很自私,我不要再离开你了 ”说完后一直哭。

  我听了也忍不住哽咽安慰着他说:“小妈那时是为了你爹地的公司,不得不做的决定,你要原谅小妈,其实我也舍不得你,看到你如今长大成人,又独立自主,小妈安慰多了,这次回来小妈会补偿你的,我至少会住3个月吧,甚至看公司进度说不定半年也有可能。”“是真的啊,”他破涕为笑,抱着我的腰说:“好高兴喔,不能黄牛喔。”“嗯,不黄牛。”他把我抱离地面转了三四圈,放了下来,用那深情的眼神看着我,此时,我俩都呆住了,互看着对方的眼睛,他用唇吻住了我的唇,环抱腰的双手慢慢将我的身体拉向他,让我觉得紧密的搂拥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令人心神荡漾 我的内心开始等待。

  唉!很多事情是很美好,可是也有些地方真的很令我难为情。他那一身结实雄健的肌肉隔着薄薄的衣服,摩擦我衣服底下敏感的身躯、直接刺激到我的乳房,因为我的乳房不大,所以乳头很敏感,因而间接撩动到那个我隐匿在深处的琴弦。我的乳头是我的性感带之一,而且也是最敏感最敏感的地方。这时我才注意到他那个要命的眼神总是让我保持在敏感的状态,我的大脑也总是恍恍惚惚地。顿时让我耳根充血,一下子整个脸都红了起来。

  他光鲜的西装裤都已经隆起。我当然知道西裤下隆起的是甚么东西。一个睡着了是天使,醒来却是恶魔的东西。如同婴儿,它沉睡的时候有如天使般安祥,可是在它醒后生龙活虎的刹那之时,的确是让人既爱又疼、又恨又欢喜。脑海里已经替自己找好了最适当的原因,这些都只是很自然的状况,没有甚么也不是甚么。情欲的思绪让我很自然的靠拢着身边的他,让我体会着他所回应的一切。他的双手加重在我凸翘臀部上的扶持,时而上下,时而紧扣。我自己在他肩膀上的双手也由原先直搭的模样开始放松,寻求可以让自己最轻松的模式。由直搭转换成环抱以至搂靠

  此时理智叫醒了双方的激情,他首先打破僵局的说:小妈,忘掉过去吧!重新找回属于自己的感情吧!不要再时时刻刻思念爹地了,不然,我会忌妒爹地的。我哈哈大笑的说:“你还会跟你爹地吃醋啊!”“会啊!当然会啊!因为你有现成复制的爹地你不重视啊!”“好了,不耍贫嘴,有点冷耶,回去吧。”他很有绅士风度的帮我开车门,让我先进车里,此时真有他爹地靖哥的风范,让我备感温馨。一边看着他开车突然想起刚才的那些说的话和激情的举动,不由的一下子觉得自己双颊有些发烧,赶紧将目光移到窗外,看着迅速闪过的街景。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冲我微微一笑说道:“想什么了?”我有点尴尬的答道:“哦,没想什么。”他接着又微笑的看看我,随即腾出一只手放在我的腿上,我惊诧了一下,本能的并拢了双腿,但没有勇气去推开他的手。他的手轻轻的在我腿上抚摸着,我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通过大腿传导至体内,不由的把自己的手搭在他的手上。他的手从我膝盖部位慢慢往上移动,在接近裙子边缘时我推开了他的手,他又重新双手把持着方向盘。


1040422字节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03-25 22:54重新编辑 ]